中国女性最早的化妆品
作者:sugembel.com 来源:未知 日期:2018-01-09


     
     图为莫高窟260窟中心柱东向面采用胡粉颜料。敦煌研究院供图摄
     敦煌研究院研究员王进玉和研究团队通过分析考古发掘出士文物和史料,并考察甘肃、新疆石窟使用的颜料后研究发现,中国古代女人最早使用的化妆品是“胡粉”,是中国制造的世界上最早的人造颜料之一。
     其研究结果否定了近百年来中国的一些学者将它作为外来商品的说法,迟到秦代,中国就已经应用于绘画及其它方面。
     图为部分敦煌研究院考古文献资料。敦煌研究院供图 摄
     王进玉和研究团队近日在“纪念莫高窟创建165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披露了这一研究成果。
     铅丹、铅白、黄丹是迄今为止中国用化学方法制造出来的最早的人造铅颜料,铅白汉代以来有“胡粉”之称。
     王进玉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介绍,作为颜料,铅粉首先在秦始皇彩绘兵马俑的制作中有了少量应用。西汉以来,应用更为广泛,至今,在陕西、河南、山东、甘肃等地出土的彩绘兵马俑、陶器、木器等文物上,以及墓室壁画中都应用了铅粉颜料。
     图为部分敦煌研究院考古文献资料。敦煌研究院供图 摄
     研究表明:两晋以来,在中国西北地区,特别是新疆吐鲁番等地的墓葬中,常出现一些随葬衣物疏,其中,在随葬物品记录中就有“胡粉”等化妆用品。王进玉介绍,在高昌王国时期,吐鲁番地区的人们作为化妆品用的胡粉是产自长安等地,经丝绸之路到达本地进行商品交易的。因此,当地人们对胡粉的认识还是延续汉代刘熙《释名》中对“胡粉”的解释:“胡粉:胡,糊也,脂合以涂面也。”所以,也就保留了“糊粉”这一特定名称。
     在甘肃、新疆石窟壁画中研究证实:唐代以前,中国制造的胡粉在新疆地区,仅用作化妆品,而作为颜料在石窟及其他的绘画中罕见。
     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中国个别学者受中国文化“西来说”的影响,把包括“胡粉”在内的许多种颜料都认为是从外国输入的,并说中国从晋代开始能制造铅粉。也有个别学者提出“胡粉”是张骞通西域之后从西方传入的。王进玉和团队研究的结果否定了这一说法。
     敦煌藏经洞吐蕃时期遗书伯希和编号P.2912号中记载:粟特商人康秀华为写一部《大般若经》向寺院的都教授张金炫施舍银盘子三枚三十五两,麦壹百硕、粟伍拾硕和相当于300石麦的4斤胡粉。还有张金炫出售这4斤胡粉的每笔账的记录。一两胡粉为四石到五石麦子。也就是说,用养活4、5口人一年的麦子才能买一两胡粉。说明当时胡粉价格昂贵。在残存的61笔账中每个人买胡粉的量都非常少,大都是一两、半两,还有的人只买一分,充分说明,这些人对这种高级胡粉的需求量也极少。
     王进玉介绍,敦煌文献和史料研究发现,张金炫出售的这4斤高价胡粉是胡商等人从国外输入的高级胡粉,富贵人家购买少量高级胡粉作为化妆用的奢侈品,还可作为高价物品舍施给寺院。一些僧人购买、存储少量高级胡粉,主要作为等价物与修造洞窟的事主等进行费用结算。也有寺院买来用于画幡。而用于石窟颜料和医药等方面用量很多的都是中国自己生产的胡粉。因为属于普通商品,所以,敦煌遗书中罕有记载。
     《凯风智见:《笑林广记》——清朝人的段子合集》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图为莫高窟260窟中心柱东向面采用胡粉颜料。敦煌研究院供图摄
     敦煌研究院研究员王进玉和研究团队通过分析考古发掘出士文物和史料,并考察甘肃、新疆石窟使用的颜料后研究发现,中国古代女人最早使用的化妆品是“胡粉”,是中国制造的世界上最早的人造颜料之一。
     其研究结果否定了近百年来中国的一些学者将它作为外来商品的说法,迟到秦代,中国就已经应用于绘画及其它方面。
     图为部分敦煌研究院考古文献资料。敦煌研究院供图 摄
     王进玉和研究团队近日在“纪念莫高窟创建165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披露了这一研究成果。
     铅丹、铅白、黄丹是迄今为止中国用化学方法制造出来的最早的人造铅颜料,铅白汉代以来有“胡粉”之称。
     王进玉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介绍,作为颜料,铅粉首先在秦始皇彩绘兵马俑的制作中有了少量应用。西汉以来,应用更为广泛,至今,在陕西、河南、山东、甘肃等地出土的彩绘兵马俑、陶器、木器等文物上,以及墓室壁画中都应用了铅粉颜料。
     图为部分敦煌研究院考古文献资料。敦煌研究院供图 摄
     研究表明:两晋以来,在中国西北地区,特别是新疆吐鲁番等地的墓葬中,常出现一些随葬衣物疏,其中,在随葬物品记录中就有“胡粉”等化妆用品。王进玉介绍,在高昌王国时期,吐鲁番地区的人们作为化妆品用的胡粉是产自长安等地,经丝绸之路到达本地进行商品交易的。因此,当地人们对胡粉的认识还是延续汉代刘熙《释名》中对“胡粉”的解释:“胡粉:胡,糊也,脂合以涂面也。”所以,也就保留了“糊粉”这一特定名称。
     在甘肃、新疆石窟壁画中研究证实:唐代以前,中国制造的胡粉在新疆地区,仅用作化妆品,而作为颜料在石窟及其他的绘画中罕见。
     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中国个别学者受中国文化“西来说”的影响,把包括“胡粉”在内的许多种颜料都认为是从外国输入的,并说中国从晋代开始能制造铅粉。也有个别学者提出“胡粉”是张骞通西域之后从西方传入的。王进玉和团队研究的结果否定了这一说法。
     敦煌藏经洞吐蕃时期遗书伯希和编号P.2912号中记载:粟特商人康秀华为写一部《大般若经》向寺院的都教授张金炫施舍银盘子三枚三十五两,麦壹百硕、粟伍拾硕和相当于300石麦的4斤胡粉。还有张金炫出售这4斤胡粉的每笔账的记录。一两胡粉为四石到五石麦子。也就是说,用养活4、5口人一年的麦子才能买一两胡粉。说明当时胡粉价格昂贵。在残存的61笔账中每个人买胡粉的量都非常少,大都是一两、半两,还有的人只买一分,充分说明,这些人对这种高级胡粉的需求量也极少。
     王进玉介绍,敦煌文献和史料研究发现,张金炫出售的这4斤高价胡粉是胡商等人从国外输入的高级胡粉,富贵人家购买少量高级胡粉作为化妆用的奢侈品,还可作为高价物品舍施给寺院。一些僧人购买、存储少量高级胡粉,主要作为等价物与修造洞窟的事主等进行费用结算。也有寺院买来用于画幡。而用于石窟颜料和医药等方面用量很多的都是中国自己生产的胡粉。因为属于普通商品,所以,敦煌遗书中罕有记载。
     《凯风智见:《笑林广记》——清朝人的段子合集》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