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弄堂的吆喝声,你还记得吗?
作者:sugembel.com 来源:未知 日期:2017-12-02


     
     黎明时分,上海老弄堂天还墨墨黑,猛然一声“马桶拎出来”的 “叫卖声”穿透了早晨日出前的黑暗,声音把甜梦中的人吓一跳,小囡惊得急哭。
     黎明时分,上海老弄堂天还墨墨黑,猛然一声“马桶拎出来”的 “叫卖声”穿透了早晨日出前的黑暗,声音把甜梦中的人吓一跳,小囡惊得急哭。不一会儿,陡狭的木楼梯便传来拎马桶的声音,接着,马桶竹豁筅搅动毛蚶壳的“贝壳舞”混响声又引出了弄堂口垃圾车铁铲与水门汀撞击出清脆的“打击乐”,天色渐亮,晨雾中生煤球炉子的火光里缕缕炊烟直冲天空,夏天还有敲打草席捉臭虫的沉闷“草鼓声”汇入这都市晨曲中,弄堂里高音低音环绕立体声样样配齐,小菜场里灯火通明好像舞台灯光,路边大饼油条豆腐浆点心摊人头攒动,踩三轮车的,扫马路的,买小菜的,上班的人都是群众演员,老上海有声有色有景的一天也就此拉开了序幕……
     


     叫卖也分时间段,隔几个小时“爆发”一次,晨间叫卖、四季叫卖、下午叫卖、半夜叫卖声不绝于耳:盐金花菜芥辣菜、玫瑰乳腐臭豆腐、熏肠肚子酱牛肉、鸡鸭肫肝猪头肉、桂花赤豆汤、冰冻绿豆汤、白糖莲心粥、蜜露甜酒酿、三北盐炒豆、五香茶叶蛋、猪油八宝饭、本地大汤圆、赤豆棒冰、奶油雪糕、天竺腊梅水仙花、栀子花来白兰花、洋瓶碎玻璃、旧货烂东西,还有棕绷修伐藤绷修伐,坏咯套鞋皮鞋修伐,外国人磨剪刀、赤膊弹棉花、单眼穿牙刷、小浦东箍桶、江西人钉碗、本地人鸡、老阿妈剪花样、小阿姨卖刨花、老阿爹修洋伞、卖马奶、卖饧糖、卖酱菜……记忆中的老弄堂叫卖声五花八门。
     现在一些小区门口的叫卖也别具一格,他们通常出自那些西装笔挺、白衬衫系着领带的小帅哥,看准潜在客户后他们会彬彬有礼地递上广告纸:老先生老太太阿姐爷叔,某地小户型海景房只要37万,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还有推销健身减肥、游泳全年会员制优惠价的帅小伙,跳来蹦去叫卖真卖力。
     如今老弄堂老小区偶尔听得:修洋伞、削刀磨剪刀、卖甲鱼、卖黄泥螺的叫卖声,前几年还听到过几声比华南虎啸还要珍贵的声音:收甲鱼壳、收鸡胗皮、收桔子皮、收锡箔灰、棕绷修伐藤绷修伐、切笋丝来。这些声音让人倍感亲切。现在更多的是骑着助动车挂着喇叭“高科技全自动”叫卖声:高价回收旧手机坏手机,电脑冰箱、彩电助动车、摩托车洗衣机。高价回收老式家具、红木家具樟木箱、珠宝玉器、古玩旧书、名家字画。动迁地块“无声叫买”只收不卖,一块红布上放着几只仿古瓷瓶,写着“收购旧货”四字,这是守株待兔式的“铲地皮捡漏”。曾有人在老弄堂里以极低价买到一方名家刻印的旧寿山田黄石,几经转手售出上百万元。收废品的踏着黄鱼车四处兜圈子,摇铃声不断,也有车窗贴着黑膜的补漏车在路旁安营扎寨,上书“防水补漏”四字,车里一人酣睡“潜伏”着你去“接头”,这些“无声叫卖”好像五十年代谍战片“暗号不变”。最近听到“卖浪藏干”的叫卖声,是卖冷藏猪肝吗?走近一看,原来是卖不锈钢晾衣杆的,叫卖人省略了“衣”字,单靠听,竟不知何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