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本质是什么?多数家长都没有想明白
作者:sugembel.com 来源:未知 日期:2018-01-11


     
     1
     若没有春秋末期,孔子推行有教无类,普通平民还能不能接触到文字知识?
     若没有隋唐时期,朝廷推行科举制度,普通平民还能不能进私塾学习儒家经典?
     若没有近现代,国家推行义务教育,普通平民还能不能系统地学习知识?
     孔子之前的中国,只有贵族才能学习,文盲率高达99%;自隋唐科举以来,除宋朝号称有20%的人口识字外,大多数朝代的文盲率都在90%以上;1949年,新中国扫盲前,文盲率是80%。
     知识的入口曾经非常稀缺,因此教育最主要的价值就是传播知识。这也是为何,我们对好老师的评价往往是“学富五车”。
     因为对一个普通人而言,这位老师可能是他这辈子接触知识的唯一入口了,如果能够碰到一位“学富五车”的老师,那就意味着可以吸收更多的知识;反之,所能吸收的知识就很受限了。
     所以,我们在阅读历史典籍时,往往可以看到追随老师一生的弟子:颜回追随孔子26年,直至先孔子而去;王畿和钱德洪放弃科举,终身追随王阳明,直至王阳明去世。
     2
     但随着信息网络的发达,知识传播变得前所未有地便捷和广泛,甚至说有点泛滥。
     玄奘为研究佛经,需要西行五万里,经历九死一生,才抵达印度的那烂陀寺,求得当时的500多部经书。
     但现在的我,足不出户,点点鼠标就能读到从古至今、从印度到中国、到日本、到泰国、到不丹,所有一切国家的佛教经书。
     马可·波罗历时四年从意大利来到中国,在中国大陆游历17年,方有了《马可·波罗游记》。给当时的欧洲人,带来了中国元朝时的地理、人文、商业知识,促进了思想思潮的变革。
     但现在的我,打开电子地图,就能轻松遍览全球,并且能看到当地的实时新闻。
     颜回、王畿、钱德洪需要一生伴随在老师左右,方能听到老师的授课和教诲。
     但现在的我,登录在线教育平台,就可以听到远在大洋彼岸的名校精品课程,还能够随时向老师提问,甚至实时交流。
     在知识入口变得简单,知识传播变得泛滥的时候,教育原先承载的知识唯一入口功能正在快速丢失。
     这场演说真的很精彩,小董老师声情并茂的演讲,让无数人热泪盈眶。但可惜的是,小董老师并没能看到教育的本质。
     这篇演讲中有一段,小董老师说有一刻,他在做“教育”:
     有一次我讲四级翻译,讲到林语堂先生如何翻译贾岛的“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
     讲到许渊冲先生如何翻译李清照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讲到王佐良先生把 Samuel Ullman 的《青春》翻译成“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我不禁手舞足蹈,作为老师的自豪感爆棚。就在这时,底下有一个女生直接质问我:你讲这些有什么用?考试能提分吗?你就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
     我自认为也算伶牙俐齿,但是在这个时刻,我竟无言以对。是的,她说的对,没用,不能提分。
     但是亲爱的同学,我并没有浪费你的时间。因为刚刚这一刻,我没有在教你考试,我是在做教育。
     如果可以,请允许我对小董老师说一声,你这是在教学,而不是在做教育。
     在四级考试的翻译课上,讲这些美轮美奂的翻译,换了我在现场,也会质问你:你讲这些有什么用?这些随处可得的知识,我为何一定要花时间在一堂四级考试辅导课上听?
     你的手舞足蹈,是满足了你的炫耀式讲课,还是对我有了改变?真正的“教育”,不是从传授考试技巧,转为传授人文知识而已。
     在2010年,中国的文盲率已经降到了4.08%;在2012年,开启了知识网络传播;在2015年,以罗辑思维为代表的知识网红泛滥的时候,传播知识不应当再是教育的主要价值,无论是考试知识,还是人文知识。
     4
     子思在《中庸·第二十章》有一句关于治学的名句“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在知识入口稀缺的年代,能否有“博学之”的机会至关重要,因此教育的主要价值在于传授知识。但在信息和知识泛滥的今天,治学的侧重点应该在于“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有人认为,小孩的学习要尽早开始,最好在娘胎就开始;但也有人认为,小孩三岁前不要学习数理知识,会影响小孩大脑神经元的正常发育。
     有人认为,大脑分为左右脑,要从小开发娃娃的右脑,做全脑学习;但也有人认为,哪有什么左右脑的划分,很多功能都是左右脑共同运作的,而且每个人的大脑区域控制的功能都不同。
     这些信息,你搜索大脑开发就会扑面而来,而且每个都言之凿凿。请问,你信哪个?
     因此,这个时代的治学不缺“博学之”,一切的知识都唾手可得。但需要你“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也就是要有独立思考能力,以明辨是非;需要你“笃行之”,也就是要能改变行为,做到知行合一。
     而教育,就是要引导人独立思考、帮助人实现行为改变,这就是这个时代,教育的本质所在。
     5
     一切不能实现行为改变的学习,都是“伪学习”。同样,一切不能实现行为改变的教育,都是“伪教育”。
     其实,对“实现行为改变”的这个教育本质,在生存和生活层面上,人类一直都在践行,而且做得很好。
     在生存层面上,大自然通过生与死的反馈,很好地教育了我们。
     面对危险,我们的肾上腺素会立即上升、心跳加快、肌肉紧绷,时刻准备逃跑;面对美味的奶油,我们的唾液会不自然地分泌,喉咙开始吞咽。
     在生活层面上,家庭通过亲朋好友的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地教育了我们。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每个人的生活行为都不自觉地被家庭环境所塑造。
     但在国家和社会层面上,教育却忽视了“行为改变”这个本质。
     在小学、初中、高中,老师关心的是知识的灌输,评价学生的最重要标准也是分数。一个分数高的学生,就是三好学生、就是优秀的。
     在大学,摆脱了高考枷锁后,没有了知识的灌输,取而代之是教授和讲师们的漫不经心,是大学生们的敷衍了事。
     很少有人去关心,教育是否帮学生真正改变了行为,养成了可让他们受益终身的习惯。
     在知识入口稀缺的时代,教育的主要价值是传播知识。
     但随着知识的传播越来越便捷、越来越广泛,甚至有点泛滥的时候,教育承载的唯一知识入口功能正在丢失,“能否真正改变行为”正成为教育的最大价值,这也是这个时代,教育的真正本质。
     如何践行教育的本质?很简单:
     1、为受教育者创造重复运用的环境
     2、提供即时反馈。
     1
     若没有春秋末期,孔子推行有教无类,普通平民还能不能接触到文字知识?
     若没有隋唐时期,朝廷推行科举制度,普通平民还能不能进私塾学习儒家经典?
     若没有近现代,国家推行义务教育,普通平民还能不能系统地学习知识?
     孔子之前的中国,只有贵族才能学习,文盲率高达99%;自隋唐科举以来,除宋朝号称有20%的人口识字外,大多数朝代的文盲率都在90%以上;1949年,新中国扫盲前,文盲率是80%。
     知识的入口曾经非常稀缺,因此教育最主要的价值就是传播知识。这也是为何,我们对好老师的评价往往是“学富五车”。
     因为对一个普通人而言,这位老师可能是他这辈子接触知识的唯一入口了,如果能够碰到一位“学富五车”的老师,那就意味着可以吸收更多的知识;反之,所能吸收的知识就很受限了。
     所以,我们在阅读历史典籍时,往往可以看到追随老师一生的弟子:颜回追随孔子26年,直至先孔子而去;王畿和钱德洪放弃科举,终身追随王阳明,直至王阳明去世。
     2
     但随着信息网络的发达,知识传播变得前所未有地便捷和广泛,甚至说有点泛滥。
     玄奘为研究佛经,需要西行五万里,经历九死一生,才抵达印度的那烂陀寺,求得当时的500多部经书。
     但现在的我,足不出户,点点鼠标就能读到从古至今、从印度到中国、到日本、到泰国、到不丹,所有一切国家的佛教经书。
     马可·波罗历时四年从意大利来到中国,在中国大陆游历17年,方有了《马可·波罗游记》。给当时的欧洲人,带来了中国元朝时的地理、人文、商业知识,促进了思想思潮的变革。
     但现在的我,打开电子地图,就能轻松遍览全球,并且能看到当地的实时新闻。
     颜回、王畿、钱德洪需要一生伴随在老师左右,方能听到老师的授课和教诲。
     但现在的我,登录在线教育平台,就可以听到远在大洋彼岸的名校精品课程,还能够随时向老师提问,甚至实时交流。
     在知识入口变得简单,知识传播变得泛滥的时候,教育原先承载的知识唯一入口功能正在快速丢失。
     这场演说真的很精彩,小董老师声情并茂的演讲,让无数人热泪盈眶。但可惜的是,小董老师并没能看到教育的本质。
     这篇演讲中有一段,小董老师说有一刻,他在做“教育”:
     有一次我讲四级翻译,讲到林语堂先生如何翻译贾岛的“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
     讲到许渊冲先生如何翻译李清照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讲到王佐良先生把 Samuel Ullman 的《青春》翻译成“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我不禁手舞足蹈,作为老师的自豪感爆棚。就在这时,底下有一个女生直接质问我:你讲这些有什么用?考试能提分吗?你就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
     我自认为也算伶牙俐齿,但是在这个时刻,我竟无言以对。是的,她说的对,没用,不能提分。
     但是亲爱的同学,我并没有浪费你的时间。因为刚刚这一刻,我没有在教你考试,我是在做教育。
     如果可以,请允许我对小董老师说一声,你这是在教学,而不是在做教育。
     在四级考试的翻译课上,讲这些美轮美奂的翻译,换了我在现场,也会质问你:你讲这些有什么用?这些随处可得的知识,我为何一定要花时间在一堂四级考试辅导课上听?
     你的手舞足蹈,是满足了你的炫耀式讲课,还是对我有了改变?真正的“教育”,不是从传授考试技巧,转为传授人文知识而已。
     在2010年,中国的文盲率已经降到了4.08%;在2012年,开启了知识网络传播;在2015年,以罗辑思维为代表的知识网红泛滥的时候,传播知识不应当再是教育的主要价值,无论是考试知识,还是人文知识。
     4
     子思在《中庸·第二十章》有一句关于治学的名句“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在知识入口稀缺的年代,能否有“博学之”的机会至关重要,因此教育的主要价值在于传授知识。但在信息和知识泛滥的今天,治学的侧重点应该在于“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有人认为,小孩的学习要尽早开始,最好在娘胎就开始;但也有人认为,小孩三岁前不要学习数理知识,会影响小孩大脑神经元的正常发育。
     有人认为,大脑分为左右脑,要从小开发娃娃的右脑,做全脑学习;但也有人认为,哪有什么左右脑的划分,很多功能都是左右脑共同运作的,而且每个人的大脑区域控制的功能都不同。
     这些信息,你搜索大脑开发就会扑面而来,而且每个都言之凿凿。请问,你信哪个?
     因此,这个时代的治学不缺“博学之”,一切的知识都唾手可得。但需要你“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也就是要有独立思考能力,以明辨是非;需要你“笃行之”,也就是要能改变行为,做到知行合一。
     而教育,就是要引导人独立思考、帮助人实现行为改变,这就是这个时代,教育的本质所在。
     欧洲古城这样保护文化遗产